志愿服务
当前位置: 首 页 > 志愿服务
“中国首善”如何捐赠
发布时间:2015/6/2 10:17:38    已阅:1766次    来源:万博平台
      12年前,一群人喊着“寻找中国的卡耐基”的口号,编制了中国首份慈善排行榜。上榜50人在2003年捐赠了10余亿元,其中金源房地产黄如论和神奇集团张芝庭分别捐赠2.112亿元和1.28亿元。榜单上,最年长的是余彭年,82岁,以6180万元位列第四;最年轻的是盛大网络陈天桥,31岁,捐赠1000万元,名列27。

    这份榜单开启了中国富人投身公益慈善的编年史。2015年,公益时报发布第12届中国慈善排行榜,马云以124亿元捐赠额获称“中国首善”。

    从2004年首发慈善榜发现捐赠过亿的黄如论,到2015年首善捐赠额突破100亿元,中国慈善事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而慈善排行榜以年复一年的排序方式,见证了大额捐赠的12年进化史。

    2010年以前,黄如论以亿元捐赠额占据慈善家榜首。黄如论出身贫寒、工作勤奋,以地产大鳄的商业形象入驻财富榜,位置并不靠前,但是他的捐赠持续而有分量,几乎每年捐赠额都过亿元。多年来,他的捐赠总额超过60亿元。

    黄如论是传统慈善家的代表,行善低调,捐赠领域以扶危济困和助教助医为主,捐赠对象多是政府、官办慈善组织或大学基金会。他也在福建成立了非公募的江夏慈善基金会,但这个基金会的业务以修谱、资助困难宗亲和大学新生为主,有时也在黄姓宗亲聚居地资助建校、修路、筑堤,给人一种务实、传统的印象。

    在亿元捐赠时代,牛根生可谓“生不逢时”的慈善家。他信奉“财散人聚”,2002年年底就有了捐赠股权的念头,但是当时没有现成的“捐股”路径可选,连非公募基金会的大门也未开放。与专业律师进行三番五次往来磋商后,2005年年初才宣布将在有生之年把所有股份红利的51%捐赠给“老牛基金”,天年之后再捐出其所持股份。2006年,新公司法解除了董事长股权转让限制,牛根生的捐赠计划获得有关部门批准。然而这一年,公益时报调整榜单编制办法,牛根生当时市值约两亿多元的股票捐赠另列,仅以1.0029亿元捐款屈居第四,无缘榜首。

    与黄如论的低调、牛根生的谋划相比,陈光标更符合“旗帜鲜明地扬善”的特征。陈光标的捐赠方式被一些人称为“作秀”,但也有人认为“行善不问动机”,“高调”更能引导富人向善。

    2008年,陈光标以1.81亿元捐赠额摘取首善桂冠。这一年还有11个亿元捐赠,慈善家榜单上四川宏达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沧龙的1.49亿元和黄如论的1.03亿元,以及企业榜上中石油的10亿元、香港恒基兆业集团9.42亿元、碧桂园3.17亿元等。

    2008年,中国捐赠总额达到1070亿元。分析人士将此归功于四川汶川特大地震的刺激。实际上,扬善文化的兴起、捐赠免税政策的落实、基金会的快速发展,也为公益慈善事业的发展做了准备。有了这些准备,才有十亿元、百亿元捐赠时代的到来。

    2010年,曹德旺和王健林分别捐赠10.28亿元和10亿元。中国进入10亿元捐赠时代。

    这一时期的最大亮点是曹德旺捐赠股权。跟牛根生一样,曹德旺也早已萌生捐股意愿,2007年就表达了捐赠股权成立基金会的想法。但按照《基金会管理条例》,非公募基金会的原始基金必须为到账货币资金,中国还没有通过股权捐赠成立非公募基金会的先例和相关法规流程。2009年,财政部出台《关于企业公益性捐赠股权有关财务问题的通知》,捐股限制被打破。2011年,曹德旺因向河仁慈善基金会捐赠价值35.49亿元的3亿股福耀玻璃股份而蝉联首善。这一事件影响深远,不因其捐赠额再刷新高,而是这笔捐赠产生了7亿多元税负,将“不捐赠不纳税,巨额捐赠反而被课以巨额税款”的悖论抛向了制度设计者。

    尽管捐股障碍重重,但这一时期大额捐赠趋势继续走好。2011年度捐赠过亿的慈善家和慈善企业达31个,合计捐赠总额超96亿元。2012年,黄如论以4.7亿元捐赠额重返“首善”位置。2013年捐赠榜再破纪录:海航集团捐赠额度达到85.1亿元,党彦宝、苏世民、许荣茂分别捐赠11.53亿元、6.2亿元和3.7亿元,制造了慈善家争先恐后追逐首善的热闹局面。

    2014年4月,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和蔡崇信宣布将成立个人公益信托基金,基金来源于他们在阿里巴巴集团拥有的期权,总体规模为阿里集团总股本的2%。

    考虑到目前国内制度尚未完善,而且捐赠的是海外上市公司资产,马云将信托基金注册在新加坡。但他表示,这笔捐赠的绝大部分将会用于中国的环境保护、教育、医疗卫生以及中国公益基础建设和公益人才培养。

    用境外资产在境外设立信托基金并非马云首创。2010年年底,牛根生宣布将其拥有的海外资产全数转让给Hengxin信托,以贡献公益慈善事业。马云的百亿元捐赠,将开启中国大额股权捐赠新时代。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企业家的创富版图遍布世界,他们的资产也分散于多个国家、财富形态愈加丰富复杂,人民币早已不是唯一载体。从美英等发达国家的慈善家捐赠经验来看,股票、不动产、收藏品、知识产权等都将成为未来的重要捐赠内容。可以预见,现金不再是中国慈善家唯一的或主要的捐赠资源,一捐了之扶贫济困的传统方式也会过时。

    今后,越来越多的慈善家会把慈善捐赠与商业战略、家族传承结合起来。他们将在律师或投资顾问的帮助下,把股票期权等资产的公益性捐赠纳入财务规划,选择最合适的时机和地域,策划最合适的捐赠方案;他们还会借脑智库,根据社会趋势整合社会资源,设计、实施专业水平极高的项目。这将带动更多的大额捐赠,也将提升中国慈善行业的专业化水平。

    今年,公益时报榜单首次推出“中国公益基金会榜”,多位慈善家发起的非公募基金会现身榜单。老牛基金会、宁夏燕宝慈善基金会、河仁慈善基金会这3个家族基金会的2014年捐赠支出额均超过1亿元,他们正在探索专业化、组织化、现代化的资助模式,用更有效的方式推动社会进步。

    中国慈善事业正在大步前行,但要走得更高更远,还需要更好的“善政”,需要政府、企业、行业和媒体、公益慈善第三方智库合力谋划现代慈善新路径。这样,中国慈善榜才能早日见证千亿元捐赠时代的来临。

    (作者为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研究部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