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服务
当前位置: 首 页 > 志愿服务
中国慈善榜的三个版本
发布时间:2015/6/2 10:15:47    已阅:1885次    来源:万博平台
      10.29亿元、219.02亿元,这两个数字分别是第一届中国慈善榜和第十二届中国慈善榜上榜慈善家合计捐赠的善款总数。从2003年到2014年,12年间,这个数字增长了200多亿。

    从2004年开始,在民政部等部门指导下,中国社会工作联合会下属的公益时报社开始编制中国慈善榜(以下简称“公益时报榜”),12年来,每年都在4月下旬发布一份上一年的中国“社会捐赠报告”。

    首份公益时报榜发布后,胡润百富研究院和福布斯中文杂志社紧随其后,开始每年发布胡润慈善榜(以下简称“胡润榜”)和福布斯中国慈善排行榜(以下简称“福布斯榜”)。

    这3个版本慈善榜的数据来源有何不同?每一笔捐赠是否都经过核实?上榜的标准是怎样确定的?从10亿元到200多亿元,慈善榜上的数字折射出我国捐赠市场哪些发展和变化?

    中国青年报记者日前梳理了10多年来3份榜单,并采访了榜单的相关编制人员。

    两份榜单中“首善”马云2014年捐赠总额相差20多亿元

    在4月28日发布的公益时报榜中的中国慈善家榜上,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以2014年捐赠总额124亿元位列榜首。

    10天前,2015年胡润榜发布,100名中国最慷慨的慈善家上榜,其中,马云以价值146亿元的捐赠蝉联“首善”。

    截至目前,2015年福布斯慈善榜尚未发布。

    同样都是马云位列“首善”,同样是2014年的捐赠,为何捐赠数额不同?

    “马云2014年捐赠的数额在两份榜单上出现差异,我们和阿里巴巴集团、相关机构以及马云本人核实过,才确认了124亿元这个捐赠数额。”公益时报社总编辑赵冠军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

    据了解,马云在2014年的捐赠有很大一部分是承诺捐赠自己持有的阿里巴巴股份,“所以,实际捐赠数额必须以股权真正发生了转移为准,也就是说,马云本人持有的股份真正转移给了他在海外成立的个人公益信托,以及马云在浙江省民政厅注册成立的个人非公募基金会——浙江马云公益基金会,我们才能将股权价值作为马云的捐赠数额列入榜单,以股权的实际发生转移为准。”赵冠军说。

    胡润百富研究院在回复中国青年报记者有关马云捐赠的146亿元如何计算出来的问题时表示,这是根据当时的招股说明书计算出来的,胡润本人和马云联系过,阿里巴巴上市当天股价是68美元每股,乘以股票总数,得出了146亿元这个数字。

    各版本慈善榜捐赠数额为何不同

    比较3个版本的慈善榜发现,与胡润和福布斯发布慈善企业家榜不同,公益时报榜从第四届(2007年)开始,除了发布慈善家榜之外,同时发布中国慈善企业榜,近年来增加了中国明星慈善榜。

    据介绍,公益时报榜的数据主要来源于6个方面:民政系统的接受捐赠数据、捐赠者自己提供的捐赠数据、各公益机构提供的接受捐赠数据、上市公司年报公布的捐赠数据、媒体公开报道并经过核实的捐赠数据以及《公益时报》公益档案数据。

    赵冠军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每年编制榜单,统计、核实捐赠数据是最耗费排行榜办公室时间和精力的环节,每年新年过后,排行榜办公室就要开始统计上一年的捐赠数据,10多名工作人员要花费近4个月才能完成。

    据介绍,统计和核实的过程一般是,向中华慈善总会和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全国工商联下属的中国光彩事业促进会、各个大型公募基金会发出相关统计函,请他们提供上一年度实际捐赠100万元以上的企业和个人名单,然后逐一核实。

    慈善会系统、红十字会系统以及工商联系统是多年来接收各类企业和民营企业家捐赠较为集中的3个渠道,除了这些系统,另外一个渠道就是国字头的公募基金会。

    “《公益时报》是政府指定的基金会年检信息披露媒体,所以与基金会建立了非常密切的合作关系,掌握了基金会年报中的一些企业和个人的捐赠数据信息,各大基金会也是我们的数据主要支持方。”赵冠军说。

    赵冠军介绍说,“掌握了捐赠数据后,排行榜团队会进行相互印证的工作,保证数据的权威性。”比如前几年一直排在慈善家榜首的黄如论,各个机构提供的数据总量,和黄如论自己提供的数据大体一致,而且报社还派了记者去当地采访。

    另外,在历年的捐赠数据核实过程中,公益时报社还以发送传真或者电子邮件的方式,向每一个捐赠善款超过100万元的企业和个人发出捐赠资料统计表,要求详细填写捐赠时间、项目名称和数额,签名盖章确认后传真或邮件回复给排行榜办公室,相关捐赠数据才能被确认。

    最终形成的慈善企业和慈善家排行榜以捐赠100万元为最低标准,由高到低排列。

    胡润百富研究院发给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邮件中显示,胡润慈善榜自2004年首创以来,除2004、2005、2009、2010这4年上榜人数50名之外,其余年份上榜人数均为100名。

    在2014年,胡润百富研究院调查了3000多位企业家,包括《2014雅居乐海南清水湾胡润百富榜》上的1271位企业家和《2015胡润全球富豪榜》上的430位大中华区企业家,也交叉核对了来自最新的报道、新闻发布会和慈善基金会档案等,拜访专家、学者、记者、业内人士和慈善家本人。此外,还联系了榜上的大多数人以及其他许多最终没能上榜的人。今年,依然有低调的企业家不愿公开自己在慈善领域的贡献。榜单上所列示的捐赠数额是慈善家们至少捐赠的数额。

    胡润榜上所指的“中国企业家”,是那些出生在中国大陆并在这片土地上长大的人,而不考虑他们现在的护照或国籍是哪里的。

    2015胡润榜统计了2014年4月1日至2015年3月31日期间的现金捐赠、和现金相关的捐赠,以及有法律效力的承诺捐赠。若以企业名义捐赠,企业捐赠额乘以企业家所持股份比例后计入企业家个人捐赠。

    此前,胡润榜将承诺捐赠计入企业家的捐赠总额曾经引起质疑,不少人认为,“承诺”尚未兑现,不能全数计入当年的捐款额;也有人认为,“承诺”只要具有法律效力,在约定时间内兑现,不违反慈善理念。

    针对这一问题,胡润百富研究院有关负责人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我们理解的有法律效力的承诺捐赠是指和接受捐赠方签订了捐赠协议的,承诺捐赠体现了企业家做慈善的意愿,比如前两天去世的慈善家余彭年生前就承诺过要捐出所有财产,实现裸捐,我们觉得余先生做到了,这种承诺捐赠还是很有价值的”。

    与前两个榜单不同,福布斯榜单统计的捐赠数额是上一年实际发生的现金捐赠,股权、物资捐赠都没有计算在内。

    福布斯中文版调研总监史国伟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福布斯榜单是对上一年在中国大陆的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进行的现金捐赠合并计算,经过权威部门的数据来源核实后,按照捐赠数额由高到低编制而成。 

    “我们只计算中国大陆民营企业家(及其企业)在上一自然年度内落实的现金捐赠,股权、物资捐赠不在我们的计算范围之内。这主要是考虑到股价的波动使股权捐赠的价值难以被准确确定,物资捐赠部分缺乏透明及社会化的估值方法,且在收集、运输、发放中存在不同程度的损耗等。”史国伟说,“我们的标准一言以蔽之就是:实际发生的现金捐赠。”

    史国伟介绍说,每年1月到4月进行数据统计、核实工作,“数据来源包括福布斯数据库、基金会等公益慈善组织等,同时,我们和合作方还会与企业联系核实,对写入榜单的每一笔捐赠都很慎重。” 

    大额捐赠流向哪里

    能够进入榜单的捐赠数据标准不同,决定了3个榜单的特点有所不同。

    在2006年胡润榜排名第六的赵汉青2005年承诺给北大教育基金会捐赠1亿元,从当年开始,每年支付1000万元人民币。

    胡润榜按照1亿元人民币的捐赠额度计算,而十分看重企业家的实际捐赠的公益时报榜则按照2005年实际捐赠1000万元计算捐赠额。

    捐赠20亿元、排在2007年胡润榜首的余彭年,其数额则是胡润根据余彭年承诺的在其离世后,将“彭年酒店”捐献给社会估算出来的。

    公益时报榜计算内地所有有捐赠行为的个人,包括官员、艺术家等;福布斯只计算民营企业。

    所以10多年来,公益时报榜单经常出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许多离任官员甚至(前)国家领导人都榜上有名,同时不乏知名艺术家。

    国务院前副总理李岚清以2005年度200万元的捐赠额位居2006年公益时报榜第114名;钱其琛以一年捐赠70万元、李瑞环捐赠50多万元分别被公益时报社授予“特别贡献奖”;已故著名书法家刘炳森以120万元捐赠额位居2005年公益时报榜第108名;作家冯骥才、画家范曾都以年度100万元的捐赠额并列2005年公益时报榜第115名。在2015公益时报榜上,国务院前总理朱镕基将自己的1522万元版税收入捐赠给实事助学基金会,名列第96名。

    梳理5年来的福布斯榜单可以发现,最近5年有13位企业家(企业)连续上榜,5年捐赠总额排名前十的企业中,有70%属于房地产企业,尽管房地产企业受宏观调控政策影响最大,但依然是最慷慨的企业。

    从3个榜单近年来捐赠流向分析看,教育、医疗、扶贫依旧是捐赠的主要流向,说明民生问题是企业家们比较关注的。

    福布斯中文版通过对多年中国富豪榜的数据分析认为,中国财富正在向互联网等新兴行业转移。但在公益慈善捐款上,互联网富豪还没有展示出相应的实力。事实上,互联网行业在中国慈善榜上的上榜人数还有下降趋势。但是,互联网企业在慈善方面的贡献不仅现金捐赠,还有很多“隐形”的慈善比如提供捐赠平台、宣传平台等,带动全民慈善或许才是互联网行业对慈善的最大贡献。

    胡润百富研究院首席调研员胡润表示,由于经济增速放缓,今年前100位上榜慈善家总捐赠额达到202.3亿元,较2014年209.5亿的捐赠额稍低。上榜慈善家平均捐赠超两亿元,比去年上涨264%。即使排除马云,其余上榜慈善家的平均捐赠额也比去年上涨8.6%,达到6078万元。另外,中国大陆慈善家向海外的一些捐赠也印证了中国经济国际化的趋势。

    福布斯中文版调研认为,在中国,灾难性捐款是捐赠市场一个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但应该更加鼓励建立对社会发展具有促进作用的公益性捐款体系。多年来,基金会和慈善会是两大主要的善款流向方,非定向捐赠都占很大比例。目前,中国富豪的慈善行为更多是一种随机的表现形式。比如,偏重于事件性捐赠,尚未形成慈善习惯。在2009年~2014年这6年的福布斯中国慈善百强榜中,其中2011年捐赠总额最高,为81.2亿元,超过了这6年平均捐赠总额的一倍还多,一个重要原因是,2010年的西南旱灾、青海玉树地震带来大笔救灾捐赠。

    赵冠军表示,编制榜单这12年,还是能看到中国企业家的一个变化,最初榜单上大部分企业家都针对简单的助学、鳏寡孤独进行捐助,那是“看得见的苦难”,主旨是救急救穷。随着社会发展,大额捐赠越来越多,不少企业家成立了基金会。社会福利制度的覆盖范围不断扩大,捐资助学、扶贫济困开通多元化通道,企业开始关注那些“看不见的苦难”,这些变化恰恰与国家发展形势相匹配,捐赠方向也开始转变。